主页 > 视频 > 国内视讯 > 电影牧场物语3世界杂志

首发:  电影世界杂志 微信id:cinemaworld

1992年时的吴天明,他那时还是一头黑发。


第一次见到吴天明,是在一次酒宴上。大家频频举杯祝贺的是黄建新即将举办的一个电影回顾展。那一天,真是高朋满座,你能想到的当时电影界的名流来了一多半,如田壮壮和姜文。正当大家热情的叙旧联谊之时,黄建新把一个留着光头,神采奕奕的中年男人请上台。说这是他的恩师,吴天明。我一楞,从我看到他的照片起,他就满头黑发,怎么烦恼丝全没了。吴天明说了些什么,我记不清了,一众人等给予他的掌声最为热烈,最为持久。他宠辱不惊地挂着憨厚的笑容。



黄建新与吴天明的渊源,大抵知道一些。在吴天明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《没有航标的河流》里,黄建新是场记。而让黄建新一鸣惊人的大作《黑炮事件》,也是在他的扶持下而突破种种障碍而完成的。吴天明作为第四代的宿将,被人谈论最多的,是他对第五代的鼎力相助,再说张艺谋,当时张艺谋因《一个和八个》和《黄土地》的摄影而名噪一时。吴天明请他为自己的《老井》掌镜,张艺谋的条件只有一个,希望能完成自己当导演的夙愿,吴天明欣然同意。而他更大胆的举措是让从来没有表演经验的张艺谋担纲男一号。于是成就了东京国际电影节第一个华人影帝,同时,他也没有食言,圆了张艺谋的导演梦。当时张艺谋手头上连剧本都没有,只有莫言的那部小说。《红高粱》捧得金熊,当时就有人断言,第五代的漫漫征程要告一段落了。那一年是1988年,吴天明的《老井》和张艺谋的《红高粱》双双捧得金鸡奖的最佳影片。那是西安电影制片厂最令人心潮澎湃的一段时光,吴天明当时还是厂长,而他作为导演的《老井》也成为他艺术生涯最光辉的顶点。


《盗马贼》和《孩子王》,也是吴天明在西影厂主事时摄制的。不止这些,和黄建新一样,杨凤良和周友朝也是从跟吴天明做场记起,然后成为导演。2005年11月11日,我有幸和吴天明,以及他女儿吴妍妍一道重回山西老井村时,和我一道的女孩便央着吴天明,说也要给吴天明做场记,吴天明没有支声。




我们从北京出发,车开出大概200多里地后,吴天明喊饿了,我们就在盘山公路随便找了家饭馆停了下来。就餐的时候,我说11月11日是光棍节,吴天明问这是何故,我说一年中只有这一天,才会有四个棍子能团聚。他笑了笑。这次和吴天明回老井村,本来以为是中国电影博物馆,要收留那口获得国际性声誉的老井,但后来应该没有拿到,那口井要运回北京,实在太麻烦了。这次“老井”之行,老实说,没有什么特别令人兴奋的事,农人那一张张淳朴而木讷的脸,也没有勾起我太多的联想。我大概天生就和农村很难产生联系,从纯理性的角度来讲,那些农人是我们真正的衣食父母。但值得尊敬的人和事太多了,我不会逼着我去尊敬这些事物,即使这是我必须尊敬的事物。但看得出来,吴天明的《老井》给当地还是带来了变化,他自己就前后掏了几十万给老井村,张艺谋也拿了一笔,并由于《老井》的巨大影响,不少海外资金也汇入这个偏远山村。我是看不出变化的,吴天明说那是因为你18年前没有来过这儿。但吴天明也承认,老井村的根本面貌仍然没有得到质的改善。但想想总比从前强出许多,也是大大的好事一桩。


吴天明在《老井》片场。


一部电影能改变一个山村的命运,《老井》是我见到最亲切最切实的例子。看来,电影不但能反映现实,也能改变现实。可以说,电影也是有力量的。所以,吴天明受到上至当地领导,下至村民的热情接待。那种热情是没有风,也能吹过来的。是天上没有云彩,也会有甘霖落地。那不仅仅是种礼遇,而是种更深厚更朴素的感恩。他们都努力留吴天明用饭,吴天明要走了,要送去很远很远的路。你随时回头看,你随时就能看见几个乡民在向你招手。一个人能把电影拍到这个地步,应该是相当满足的。


那一年,吴天明66岁。他的身体看上去很好,不输于小伙子,除了路走得急了,喘得厉害以外,没有别的。我最佩服是他的饭量,一碗一碗精美的山西面食,他都能打扫干净。我没有问吴天明重回老井村的感受,他只是对当地老乡说过:我一到这儿,就像到了家一样。是的,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,连老乡的名字都记得。我看着吴天明搂着一个老乡的肩膀,边走边说,想着电影有时真是不仅仅属于电影。

播放次数:
内容摘要
迟到的送别_电影世界杂志_新浪博客,电影世界杂志,
标签:电影世界杂志杂谈
来源:上海新闻网时间:2020-06-26 18:49作者:百人牛责任编辑:admin
热点推荐
热门排行

Copyright © www.accsh.com.cn 上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沪ICP备06012484号-1

电脑版 | 移动版